日本天皇裕仁对麦克阿瑟的畏惧、感激和憎恨各几何?

1945年9月间,麦克阿瑟所统帅的盟军完成了对发动战争的最后一个轴心国的占领。麦克阿瑟通过宪政改革把神权统治的军国主义日本塑造成新型国家。

这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军队占领,而且是最彻底的占领–所有的前日本皇军的海陆空基地都驻扎了盟国军队;所有的军工企业都被拆除;所有的军事设施都被摧毁;所有的武器装备都缴获被销毁。麦克阿瑟

到1952年,日本监狱里的政治犯全部被释放;战时日本内阁成员被起诉并因战争罪处决。

1947年,根据麦克阿瑟废除了明治以来的日本宪法並赋予日本《和平宪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ichjerkevolution.com/,麦克阿瑟日本宣布放弃国家发动战争的权利;日本第一次建立了民主政府;天皇沦为礼仪地位。

在这样的历史过程中,被从“日照大神”的神坛上驱赶下来的裕仁对美国太上皇–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在内心深处究竟隐藏着啥样的感情?如果用百分比衡量的线%)。

裕仁作为国家元首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负有无法推卸的领导责任。尽管战争计划是战争内阁指定的,战场指挥官应对皇军的反人类暴行负责。

然而,作为发动二战的轴心国领导人,他是唯一免于死亡又没有受到国际法惩罚的在世者,尽管被剥夺了领导权力。

裕仁为啥能保住性命或免于牢狱之灾?其中的原因就在麦克阿瑟–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力者–身上。

麦克阿瑟为了消除日本旧皇军和死硬分子对改革的抵抗(包括暴乱),他必须利用保皇派心目中的“大神”裕仁,一个诚惶诚恐俯首贴耳的傀儡的存在会平息许多麻烦。韬略极深的麦克阿瑟在通过召见裕仁的行动已经摧毁了保皇派的抗拒意志。

当麦克阿瑟会见天皇的照片公布后,令日本公众尤其是保皇派几乎精神崩溃,他们从未意料到这位被当做神崇拜的天皇竟然毕恭毕敬地处于另一个人的阴影下。

然而,在成为历史之谜的麦克阿瑟-裕仁谈话中,麦克阿瑟不会不提醒裕仁必须明白眼下“天皇”的真实角色,并暗示,如果不能听命于美国太上皇的话“天皇傀儡”随时都会被被废掉。如果麦克阿瑟做出废除日本君主制的决定的话,盟军占领当局不会有人反对,尤其是苏联将军。

有人说,裕仁在二人会面的场合,向麦帅表示愿意为发动战争承担责任并向麦帅道歉。笔者认为消息尽管不见诸于历史记载,但是,这是可能的,麦克阿瑟消息来源可能是麦克阿瑟身边的工作人员,因为麦帅以暗示的方式首先争取身边指挥官包括战略策划助理们的支持。

一个威严自信的太上皇与一个阴影下傀儡天皇,被记录在在麦克阿瑟的“御用”摄影师拍下的最著名的照片里。所有的和没有昭示的信息都保存在这张无比珍贵的照片里了。

裕仁的感激一部分产生于畏惧之后的解脱。一部分来自麦克阿瑟能保护他再次免于被战争顽固派的暴力清算。

事实上,裕仁已经经历过险境。1945年8月14日下午,为了阻止裕仁发布《终战诏书》,一个团的皇军武力攻进了皇宫并在与皇宫卫队的对峙中刺杀了卫队师少将。

现在有个 布局周密沉稳自信的美国太上皇保护伞,位居国家礼仪地位的天皇享受太平人生可以无虞了。

畏惧太深又心存感激使得裕仁已经没有产生憎恨的动力了。然而,对麦克阿瑟的“恨”肯定是有那么一点的。比如说,麦克阿瑟一点不照顾东方人的“面子”情节,采取了凌驾世界上一切的气势,简直能把他不喜欢的人融化了。

今天的极个别的怀念“帝国荣耀”的极右政客包括“老”日本人,有时候被山姆敲打时,可能会清醒地回忆起被改造的历史,这对日本民族幸甚对他们自己幸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